【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像平日里,要是回家之后,看到饭菜已经做好的时候,都是赶紧去洗手吃饭。可从来没像现在这样,一直看着自己。

这个时候,顾严军说话了,声音略微有些低沉。

“今天见了擎东?”

连翘一听,脑子便嗡的一声。

不是因为被顾严军知道了这件事,而是想到,为什么顾严军会知道,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顾严军派人去查了她今天做的事,这才会这么问。

连翘脸上顿时有些难看了起来,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顾严军,难过的问道:“竟然派人查我?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顾严军敛了敛眸子,他当然没有去查连翘,只是他刚好知道那小子今天会回国去那里,又听到小刀说,今天她们一起去见了很多明星,他这才猜到连翘肯定是见到了他。

他只是问了一句,但是看到她的表情,顾严军就确认了,她们真的见过。

顾严军伸出了手,然后抓住连翘的胳膊便猛地把她带入了自己怀里。

然后逼迫着连翘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说道:“去那里是为了见他吗?”

连翘的脸上却冷笑了声,便甩开了顾严军的手,然后转身一边离开一边嘴里说道:“我说我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会过去,信吗?呵,我从来没想过,我们竟然连信任都那么脆弱!”

清纯甜美校花Milk楚楚沙滩外拍写真图片

连翘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沙发走去,然后抱着双肩,坐在沙发上冷冷不发一言。

这是连翘第一次和顾严军这样吵架,她不知道顾严军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她!

而此刻的顾严军,看着连翘生气的模样,脸上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语气太过于冰冷了些,他只是心里很难受,他以为连翘是专程去见了那个小子。

当初他也是知道的,那两兄弟都没安什么好心,一起围着连翘。

顾严军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连翘的事情之后,总是能轻易的挑拨起他的心弦。

顾严军迟疑了一下,便想走到沙发边上,和连翘道歉。

刚才是他太着急了些。

结果刚走到沙发的旁边时,却突然间看到沙发上的衣服上,有个亮晶晶的东西。

他眸色一定,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直镶满了钻石的蝴蝶。

此刻正别再连翘的一件裙子上。

顾严军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心,瞬间又变成了烈火燎原。

他双目发红,像是一直受伤了的雄狮一样。

上前就一把拉起了连翘,然后右手狠狠的抓住连翘巴掌大的脸颊,然后朝着连翘狠狠说道:“好……真的很好……喜欢什么,难道我不能给买吗?嗯?还是说我满足不了?!”

顾严军刚说完,便朝着连翘的嘴狠狠的吻了上去,两人的牙齿都感觉碰撞在了一起,但是顾严军却丝毫没有停顿,像是要立马把连翘生吞活剥了一样。

连翘不知道为什么顾严军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他刚才的那些话,让连翘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于是她挣扎着,想要推开顾严军。

却没有想到,她这样的动作,反而让顾严军的眸色更加的暗沉了起来。

顾严军离开了连翘的唇,还没等连翘来得及说话,便弯腰直接把连翘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吓得连翘尖叫了一声。

但是不管怎么拍打顾严军的背脊,顾严军依然一句话都不说,像是一阵暴风雨一般,让连翘有些害怕。

等到顾严军把连翘放在了床上的时候,连翘这才猛地向后退着,然后生气的朝着顾严军吼道:“顾严军!想干什么!把话说清楚!”

此刻,连翘隐约间感觉两人之间,可能会有些什么误会,所以想要和顾严军彻底的说清楚。

而且她还没有说清楚,今天为什么要去那里。

然而这一切,在发怒的顾严军眼里,都觉得连翘是在拒绝他。

看着她后退的模样,顾严军的心像是被烙铁烫过了一样,一边火热的滚烫,一边却生疼的难受。

他直接看着连翘,然后抓住了她的脚踝,一把把她拉到了靠近自己的床边,然后冷声说道:“告诉我!的心究竟是谁的!”

连翘咬着嘴唇,仿佛下一刻就会咬出血一样,然后她便朝着顾严军说道:“我的心是我自己的!”

这个混蛋!

自己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竟然这样说,连翘心里感觉特别的难过。

而显然顾严军的眼神更加的冷冽了起来,显然连翘的这个回答,他并不满意。

于是他眯紧了眸子,那双铁臂猛地把连翘拉起来,圈在自己的怀里,捧住了她的脸,强迫的分开了她的那双红唇,然后便咬了上去。

那轻咬中又带着肆摩,仿佛是他又爱又恨的模样。

连翘被迫扬起头看着顾严军,嘴唇却被他紧紧的攥住。

连呼吸都显得艰难,她的眸里此刻水雾萦绕般带着不解的神情,眼底还有些愤怒。

而此刻,连翘因为刚开始的挣扎,裙子的领口已经散开,露出了连翘圆润的肩头。

在夜晚的灯光照射下,泛着莹白的亮光。

而这一切无疑都在刺激的顾严军,他眼神扫过之后,瞬间吻便落了下去,手里紧紧的抓住连翘,以至于太过用力,把连翘的裙子都撕破了一些……

“顾……严军……别这样……”

此刻不管连翘再说些什么,但是这个男人显然已经听不进去了。

仿佛只能让两人彼此的身体在一起,才能抚平他心中的紧张和疼痛。

顾严军一边吻着连翘的脖颈,一边呢喃的说道:“连翘……”

连翘感觉到他浑身滚烫的身子,像是要把自己也融化了一样。

看着他此刻的模样,连翘心里也不禁发软了起来。

她抚上了顾严军的脸颊,还没等她摩挲片刻,顾严军却瞬间把她的手拿了下来,放在了自己的腰间,然后立马把身上的衬衫撕开,朝着连翘就压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连翘的手无意间向下移动了一点,便碰到了他滚烫的身体。

瞬间连翘反射性的甩开了手。

然而这仿佛是打开了一扇通往潘多拉宝盒的大门,顾严军甚至沉声朝着连翘说道:“别动!”

连翘瞬间羞红了脸,咬着唇不看他。

显然不愿意听从顾严军的‘指令’。

顾严军眸色更加的幽深了起来,直接一把把连翘的裙子撕开,两人此刻彻底的‘坦诚相见’。

顾严军双手揉搓着她的起伏,他能听到连翘猛地吸气声,他满意的扬了扬眉,直接低头便咬了上去。

说是咬,其实更多的,则是在吻着。

仿佛要把她整个身躯,都全部吻上一遍。

而这个时候,顾严军却迟迟不愿意迈出那一步,仿佛是享受着连翘在他身下低吟难忍的模样。

“痛……”

连翘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被他要折断了一样,双臂紧紧的被他抓住放在身体的两侧,而自己的胸口却异常的敏感。

这种折磨……简直无法忍受。

连翘甚至想要开口投降,但是心底的最后那一丝的矜持让她难以说的出口。

然而还没等连翘反应过来,她突然感觉到身下的秘密花园,竟然也被他所窥视。

这一瞬间,连翘羞愤的脸色通红,双腿也在挣扎着,但是却发现挣扎依然无果,于是她双腿交叉合拢,脸朝着旁边扭了过去,不愿地在看那个无耻的男人。

而这个时候的顾严军,心底的那丝戾气,也渐渐的在这之中渐渐平和,此刻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观察着某处。

连翘此刻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开。

某人在观察了良久之后,这才把目光移到了连翘的额脸上,低笑了一声,便朝着连翘的耳边轻声说道:“说!我是的什么人!”

连翘扭着头不理他,然而顾严军依然没有放弃,又再次问道:“不说吗?”

顾严军把手慢慢的从连翘的胸口,朝着下面移动了过去,连翘立马身上一紧,嘴里冷哼说道:“不知道!我们不是还没结婚呢吗?”

连翘说这话,其实就是因为生顾严军的气,所以才会这么说。

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句话,顿时让顾严军的身体,僵在了那里。

他眸中一暗,便朝着连翘深深的看了过去。

他没有想到,那一纸婚书竟然让连翘如此的在乎。

然后顾严军便坐了起来,朝着连翘沉声说道:“自从在村子里结婚之后,我就当是我的妻,这辈子,我顾严军只有这么一个妻子!”

顾严军说这话的时候,神情专注而又真挚,仿佛像是在说什么誓言一般。

连翘张了张嘴,想要说刚才只是一时生气……

但却激动于能看到顾严军这般的爱她,心里隐隐有些欢喜。

想顾严军这般的人物,也逃脱不了,爱上一个人的结局。

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都是自卑的。

这种自卑,不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好,而是想要拼命占有,却又害怕自己给对方的还是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