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村子不大,只有一个酒馆,来这里的人都是要去绿光森林冒险或者说发财的。

“几位喝酒?”一个小二模样的人跑过来笑着问。

竟然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

“有干净的地方能住吗?”白天心看了眼坏境,觉得赢擎苍恐怕看不上。

不料那小二却打量了他们几眼:“当然有!但是……”

他搓了搓手指。

赢擎苍丢了个袋子过去,小二打开看了一眼就嘴巴就咧到耳朵根去了。

“哎呀您几位楼上请!”

狸猫用小爪子捂着鼻子,空气中的味道太古怪了,酒精混合着烤肉的香气,本来很有食欲。可偏偏还混杂着一些汗渍,臭气已经霏糜的味道,混在一起简直了……

“您在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地方!”小二显然是个人精,直接对狸猫用了敬语。

狸猫瞬间就觉得他和蔼可亲起来,给了赢擎苍一个眼神:一会要奖赏他呀吱嘎!

清风凉爽清纯美女大麻花毛衣学院派唯美写真图片

上了二楼,小二推开一扇门,里面是长长的走廊,干干净净,上好的木头香气迎面而来,连墙上的壁画都用了符咒,山水树木活灵活现。

“这是……”梁皮惊讶不已。

待小二把门关上,一瞬间外面的嘈杂声仿佛戛然而止。

“芥子世界。”赢擎苍也挑了挑眉。

没想到在这荒郊僻壤还有如此大能。

“三间房可以吗?”小二指着其中三个门。

赢擎苍点点头进了第一间,没忘记丢给他一块晶石。白天心和梁皮一人占了一间,还交代小二送些烤肉上来。

因为他们大方,小二也很乐意。不但送了烤肉和小菜,还有特制的粮食酒。

“吱嘎!”狸猫跳到桌上。

房间从外面看着不大,里面却很宽敞,寝室后面还有洗澡间。

“洗手。”赢擎苍捏住她的小爪子。

狸猫讨好似的把手递过来,觉得自打从海底出来,仆人的脾气怎么越来越大了呢!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敢问,也不想没面子。

平时就特别配合。

“晚上不要吃太多。”赢擎苍自然知道小家伙心里在想什么。

他倒是早不气了,不过既然狸猫这么小心的对待自己,那就让她误会下去吧,反正难得看这狸猫有良心。

“吃……吃呀!”狸猫在烤肉上比了比,把最小的一块推过去。

赢擎苍觉得自己应该试一试要最大的那块,可一想还是算了,没准会翻脸的节奏。

狸猫吃了一大块烤肉,摸了摸肚皮,觉得还能再吃一点。

“小晴儿,看看这个。”赢擎苍把古墓中发现的信铺平在桌上。

狸猫瞪圆了眼睛看了足足一分钟。

“吱嘎!看不懂呀……”

赢擎苍揉了揉眉心:“下面那副画看懂了吗?”

“是老祖。”狸猫故作深沉,“这么美丽可爱的狸猫除了老祖不会是别的狸猫呀!”

“那我念给听。”赢擎苍慢慢的把信上的内容告诉狸猫。

狸猫听完后一脸呆滞。

“老……老祖丢了魂魄?”

“嗯,一小部分,我和的那部分。”赢擎苍很哀伤。

却见狸猫松了口气:“吓死老祖了呀!还以为丢了什么记忆,原来是……”

她看到赢擎苍脸沉了下来,惊觉好像是说错话了,马上双手撑着桌子做痛苦状。

“原来……老祖忘了最重要的仆人呀!”狸猫偷偷舔了舔爪子往眼睛上抹,装作痛哭流涕的模样,“嘤嘤嘤……好伤心。”

赢擎苍哭笑不得。

“起来,油都蹭到毛上了。”

狸猫吐着小舌头装死,赢擎苍抬手从她身上拂过,绿光一闪,娇滴滴的小丫头半躺在饭桌上。

“吱嘎!”狸猫跳起来就想跑。

被赢擎苍一把搂进怀里。

“小晴儿,要补全记忆,不然我怎么去救阿堂。”

狸猫身子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怎么知道……”然后撇嘴,“又套我话呀。”

“呵呵……我猜的!”赢擎苍将她一缕发丝别到耳后,“说从未见过他出来,他又对那么好,自然不是不想见,那只能是他无法见。”

狸猫对了对手指:“阿堂说他能出来,但是他不能出来,是什么意思呀?”

赢擎苍眼神幽暗:“先找的魂魄碎片,再找他的武器,想必就知道原因了。”

“真……真的?”狸猫仰起小脑袋。

“嗯,信上也是这个意思。”赢擎苍抱着她往寝室走,“不急,慢慢来。”

不急着找他的武器,急着找到遗失的记忆……

梁皮昨晚在大堂和人喝酒聊天,弄清楚了为什么这个时候那么多人要进绿光森林。

“听说是附近言国的公主被人绑架进了绿光森林。”早上吃饭的时候,他把情报告诉大家,“绑匪中有修士。”

白天心正要拿包子,手在半空一顿:“修士参与了俗事?”

“是的,所以言国的皇帝现在也请修士去救公主,听说她们的太子也住在这酒馆里。”

一般来说,入了道的修士便跟普通百姓划清界限了,甚至有些修仙还自傲的称普通人为凡人,好像他们已经成仙了一样。

“看来我们正好赶上了。”白天心看向赢擎苍,“会不会人太多。”

赢擎苍给狸猫擦嘴:“人多了好,人多了自然就有人为我们开路。”

而且……人越多,他们要找的东西才越容易出现不是。

三个人一只猫走出酒馆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跟昨晚相比,这会大堂只有几个人。

想必都冲着那一百块晶石进了绿光森林。

“们也要去?”正要离开,一个声音插进来。

狸猫又变成了猫形窝在赢擎苍怀里,探头往后看。一个老头靠在酒馆门口的竹椅上,手里拎着一壶酒。

“小丫头不错!”老头这话是冲着白天心说的。

然而在看到赢擎苍的那张脸时,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

“吱嘎!”狸猫抬起一只爪子,“不让我们进去呀?”

老头跟打了鸡血似的特别恭敬的道:“您去玩呀?那您玩的高兴点。”

狸猫开心急了,这里的人都对她很敬仰啊!“认识我。”却听见脑袋顶传来清冷的声音。

老头颤颤巍巍的道:“百年前战场上有幸见过您,没想到……没想到……还能再见您一次呜呜呜……”

“吱嘎?”狸猫都惊呆了,“不是……不是老祖呀?”

还有,老头儿哭什么?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老头抹了抹眼泪,“要不我跟您一起去?跑腿探路什么的还是可以用一用。”

赢擎苍摇头:“不用。”

说完转身便走,那老头也不纠缠,原地行了个大礼。

“吃了这个,五十年内便可突破。”不料耳边却突然响起赢擎苍的声音,一个玉瓶从天而降。

老头激动的打开闻了闻,竟然原地跳起来。

“师傅?”小二在一旁看好久了,从来没见他师傅这么失态过,还有对刚刚那个人的态度,简直是……

想到什么,小二觉得自己真相了:“师傅,那难道是您的长辈?可真年轻啊!”

“胡说什么!”老头四下看了看,把他拉回酒馆里。

直到进了后面避开所有人才感叹:“那是赢擎苍!”

同样的问题狸猫也再问。

“吱嘎!那个老头……认识呀?”

赢擎苍摇摇头:“不认识,可能在以前见过。”

他的确不记得那个人,但是他记得百年前的那场大战有多惨烈,能活下来的都是运气。那老头在这种地方开酒馆度日,想必是已经放弃飞升了。

“那……那帮他。”狸猫撅了撅嘴,觉得仆人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东西,怎么好随便给人呢!

赢擎苍笑了:“不过是看着可怜,昨晚我们住的地方是芥子世界,那玩意是掌门师兄炼制的,既然送予他,想必二人有交集。”

他若不举手之劳,那老头最多再活五十年。

“胡子掌门呀!”狸猫只抓住了这个重点,“那回头得让他给晶石。”

赢擎苍弯了弯嘴角:“好!”

万里之外的杜若打了个冷颤

“师兄?”桃染见他突然贼眉鼠眼的四处看,“干什么了。”

杜若搓了搓手臂:“师妹啊!刚刚有没有感觉突然很冷啊。”

“冷个屁!”桃染扇子一拍,“不要转移话题,又想跑大秘境里去是不是?”

自打赢擎苍他们下山,杜若就不好好当掌门了,消极怠工不说,还三天两头去大秘境。

“不不不……我不去了,这不该去了嘛!”杜若陪着笑脸,“快去吧!争取再发现什么关于胖狸猫的事,咱们好再把小师弟叫回来呀!”

桃染冷笑,不想和这个愚蠢的师兄讲话了。

绿光森林。

“师傅,前面有人。”梁皮从一棵大树后面钻出来,“好像是那个言国太子。”

狸猫吱嘎了一声:“老祖……老祖还没有见过太子呀!”

赢擎苍将她抱紧了些:“走吧。”

前面是溪水,他们也要休息,没道理为了不相干的人绕路。

“什么人?”可显然对方不这么以为,刚刚靠近空地,他们就被穿着盔甲的士兵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