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乐儿鼓着腮帮子,很是不满的道:“可娘亲当年就是十三岁嫁给爹爹的呀,我十三岁定亲,为什么就不行?”

郭寒脸一黑:“是不是想挨打?”

乐儿缩了缩脖子,连忙往香梨身后躲。

香梨好笑的道:“这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丫头,娘亲当年多可怜才十三岁嫁给爹的?”

郭寒的脸更黑了。

香梨瞧着郭寒这模样,没好气的笑道:“较什么劲?当初要不是我后娘恶毒,不然怎么十三岁就把我卖给郭家当媳妇儿去了?”

郭寒想起从前的事情,眸中满满的疼惜,大手摸了摸香梨的脸:“对不起。”

从前让她受了太多苦了。

香梨轻哼一声:“我哪儿这么脆弱了?”

乐儿和安儿对视一眼,默默的闭嘴缩到一旁当小透明了,爹爹娘亲每日秀恩爱任务(1/1)。

香梨瞧着孩子们都在,便直接拍开了郭寒的手:“还是说说乐儿的事儿吧。”

薄荷味的纯真少女让人清爽

郭寒看了一眼这两碍眼的小灯泡,语气没什么好的:“没什么好说的,不成。”

“爹爹,”乐儿委屈的道。

香梨拉着乐儿道:“现在还小,哪里懂太多?爹爹娘亲就这么一个女儿,哪里舍得轻易给把婚事定了?”

“那万一我以后老了没人要我了怎么办?”乐儿瘪瘪嘴。

郭寒睨了她一眼:“没人要就在家呆着。”

乐儿小脸都垮了,爹爹太残酷了!

香梨好笑的道:“娘亲也不舍得乐儿以后孤独终老,别听爹爹浑说,等到了时机,爹爹娘亲再不舍得也会给张罗的,如今年纪还小,这样的重大决定轻易做不得的,而且,哥哥和是双胞胎,同一天出生的,他都没定亲事,怎么能赶在他前头?”

乐儿小脸垮的更厉害了,哭丧着小脸道:“等着哥哥娶媳妇儿?我还不如孤独终老呢!”

就哥哥那生人勿近的的气势,闺秀们都恨不得退避三舍,靠近半分就得吓的腿肚子发软,就这样还能娶媳妇儿?

她宁愿相信师父娶媳妇儿!

听着乐儿说起这个,香梨倒是笑了:“放心,爹爹这样的都找到媳妇儿,也得给哥哥抱有一点儿希望。”

乐儿抬眸看了郭寒一眼,歪着头想了想:“似乎也是哦。”

安儿也跟着看向了郭寒,眨巴着眼睛道:“唔,不过像娘亲这样的媳妇儿也少,爹爹可能就运气好。”

郭寒脸一黑:“带着弟弟出去玩!”

这两熊孩子,真是瞧着闹心!

乐儿连忙拧着安儿一溜烟儿的跑了。

香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瞧!”

郭寒逼近了她几分:“我怎么了?”

香梨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运气真好。”

郭寒却勾了勾唇:“嗯,我也觉得。”

香梨随即有些惆怅的道:“不过小竹那孩子,性子未免也的确是有些孤僻了些,尤其对女孩子,几乎没有亲近的,这以后恐怕真不好找媳妇儿。”

“想这么多干什么?该是他运气来的时候自然会有的,不过他可能没他爹这么好命,”郭寒说着,唇角还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

香梨没好气的嗔笑一声:“得意个什么劲儿?”

“我得意我运气好,”郭寒靠近了香梨,那眸中幽幽狼光似乎就暗示着青天白日的某人就按捺不住了。

香梨连忙按住了他的身形:“不过乐儿的事情,到底怎么想的?”

郭寒这才正经了几分,搂着香梨坐下:“乐儿年纪还小,此事还是不要考虑,谁知道她是不是一时兴起?况且,要娶我女儿,哪儿这么容易!”

“蒋焕五年前就和她认识了,乐儿至今还想着嫁给他,看来也不是开玩笑的,她平日里虽然疯了些,但是自己心里其实还是很有主见的。”香梨道。

“蒋焕?”郭寒双眸微眯,似乎在想什么:“那个蒋家的?”

“对,”香梨就知道他认得蒋焕,正想说一说蒋焕如今的英勇战绩呢,便见郭寒冷哼一声:“五年前就勾搭我女儿,胆子不小啊!”

香梨一脸黑线:“······”

“我们的女儿,就算是天之骄子我都不觉得他能配的上。”郭寒轻哼一声。

香梨好笑的道:“那随吧,听说过几日蒋家会来提亲,到时候去应对,就怕做的太绝,乐儿恐怕不高兴。”

郭寒抿了抿唇,这才点了头:“嗯。”

随即问道:“听说把严思安接进府里来了?”

“嗯,她,她在定安侯府也过的不舒坦,先接来住一阵子吧,”香梨轻叹一口气,摇着头道。

“定安侯府的事情,其实没那么简单,不过我也知道的不多,一些机密任务,还没完全成功之前,是不会上报到我这里来的,所以,若是要帮她,万事还是留个心眼。”郭寒道。

他虽然是摄政王,掌管国家大权,可是也不代表事无巨细全都由他来管,不然,他真得累死。

要是真想知道,倒是也不难,可郭寒不论对朝臣,还是对百姓,都是有严谨的规则来束缚的,他若是不能以身作则,下面的人难免不服气。

所以,机密任务未完成前,他一般不会多问一句。

香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

乐儿趴在桌上没精打采的:“这可怎么办呀,爹爹娘亲真的不同意,那蒋焕哥哥还怎么来提亲?”

安儿伸着小胳膊,费劲的在够桌上的一碟子绿豆糕:“爹爹娘亲不同意,姐姐就不嫁呀,安儿也舍不得姐姐嫁人,姐姐嫁人了没人带安儿出去玩,没人给安儿买烧鸡。”

乐儿捏了捏他的小脸:“倒是真记得我的好啊。”

安儿咧开小嘴笑了:“嘿嘿,是姐姐好。”

“可是,可是蒋焕哥哥怎么办呢?”乐儿闷闷的道。

“那就让他别来,不然爹爹不高兴,可是会打人的!上次我偷偷跑出去玩,害的娘亲担心了一整日,爹爹打我的屁股,打的好疼好疼。”安儿说着这事儿,还不忘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小屁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