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本以为,只有一个擎东,他还真不惧他。却没想到,擎少宇也在这里。

真是作死啊!

他可是记得,上次有个人,只是说了句擎家的坏话,便直接被人家吞并。

这……这……自己今天还是当着人家的面,说自己不怕他。

这不是作死,这是什么。

于是他回过神来,连忙道歉起来。

“不必了,我并不打算接受的道歉!”

王总一听,面如死灰。

想到这位擎少的手段,他就不寒而栗。

顿时,连忙上前低声下气的说道:“擎少,别……别生气……”

擎少宇眼里闪过一抹厌烦,直接用眼神示意身边的人,把他带出去。

长袖蕾丝裙少女清秀迷人户外写真

场间像是被禁了声一样,众人都不敢言语。

生怕擎少宇一个不高兴,他们也跟着倒霉。

——

而此刻擎少宇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直接笑着问道:“认识?”

擎东格外的干脆简练的说道:“不认识!”

连翘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

她一听身前的这个男人,说不认识自己。

想着自己之前应该见过他的。

也想起了那次在教室门口的谈话。

不过,在他说不认识的时候,连翘也只是淡淡的一笑。

没有再说什么。

本来想要上去感谢的,但人家都说了不认识,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她们认识。

连翘也当然不会这么不识趣。

擎少宇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笑着走过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便没有再说什么。

等他走到连翘身边,直接说了句,“黑色,很适合!”

说完之后,在连翘的身边又说了一句,“逃不掉的!”说完,就去了旁边的熟人那里,而连翘则是怔怔的看着他。

转而笑了声,她觉得,有必要告诉这个男人,自己是已经结了婚的。

不然,他还以为,自己是欲擒故纵,专门穿着晚礼服,来见他呢。

——

擎东此刻满眼的阴郁,他此刻就算再傻,也明白了,原来自己的这个哥哥,是认识连翘的。

这个时候,站在远处的王琳琳,满脸的怒火。

她今日本想着要和擎东认识一下,结果,刚才却被他身边的人,拦了下来。

但是,转眼间,她就看见了连翘,刚开始,她还不敢相信,那个人会是连翘。

这才在旁边看了半天,确认,就是她。

刚才的那一幕,她都看在眼里。

看着擎东为了她不禁得罪王总,然后又看到擎少宇上去帮她解围。

凭什么!

她连翘不就是穷人家的女孩儿。

凭什么会得到他的关注!

想到这里,她就生起气来。

手里的红酒杯,被她抓的紧紧的。

接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子,然后眼底闪现一抹冷笑。

她就这样拿着红酒杯,朝着连翘走了过去。

一路上,都带着笑容。

此刻,连翘正站在那边,擎东双眼一直在看着她。

而擎少宇在于熟人说话时,也在有意无意的看向这里。

而连翘,正好看到角落那里,林浅笑正在和人说着什么。于是觉得过去和她告别,准备离开这里。

她觉得自己还不是很适应这样的环境。

于是,想要早早的离开。

没想到她刚抬脚要走。

旁边的一个女人,直接撞了上来。

两人都碰撞的有些疼。

幸好连翘没有 摔倒,只是崴了下脚。

而对面的女人,则是直接摔坐在地上,用一种我见犹怜的眼神,看着连翘。

地上的女人穿着白色的晚礼服,是用雪纺做成的。

而因为刚才的碰撞,那杯红酒,好巧不巧的,就洒在了她的衣服上。

女人委屈的喊道:“连翘,是故意的吧!”

这一身喊叫,立马让人们,再次看了过来。

大家都对着连翘指指点点了起来。

毕竟,对于一个外来的人,本身又不在她们的圈子里。

很难让她们有什么好感。

连翘一看清楚,地上的人是谁,她就知道,这不是一场意外。

而是她故意的。

王琳琳。

连翘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王琳琳,是不是太巧了一点?我之前刚得罪了,今天就正好撞在身上,而今天又正好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要不要我此刻,在帮帮?”

王琳琳坐在地上,彻底傻了眼。

她本以为,连翘胡着急解释几句,或者和自己道歉,等等。

她还想了一系列羞辱她的话。

而自己,则是会成功引起擎东的注意。

要知道,此刻她倒在地上的样子,不是格外的让人怜爱吗?既然刚才他帮过连翘,那么,此时此刻,不应该更有同情心,帮助自己吗?

于是王琳琳一边委屈的说道:“连翘怎么能这样,好歹我们也是同学啊!”

一边,眼角瞅着擎东的方向。

眼底含着泪,配上她那张也不算太难看的脸,倒也很是诱惑。

连翘笑了笑,耸了耸肩,便直接拿起旁边的酒杯,里面此刻还剩下半杯红酒。

她直接朝着王琳琳的身上,又倒了过去。

王琳琳在地上“啊!啊!“的尖叫着。

连翘倒完之后,把酒杯放在旁边的桌上,直接拍了拍手,说道:“刚才洒的不是很均匀,现在,这个裙子,应该会更好看些!不用谢我!毕竟,刚才撞上来的时候,我还没动手帮!”

连翘这话一说,本来围观的人,觉得她格外的苛刻,但是现在却明白了,原来是这位姑娘,专门自己撞了上来。

怪不得人家会这么生气。

“连!翘!”

王琳琳看着自己满身红酒的白裙,此刻,像是姨妈来了似得,格外的狰狞和恶心。

哪有刚才的那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咬着牙狠狠的叫了声连翘的名字。

连翘转过身,直接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谢我!”

说完,就要离开会馆。

连翘可不担心,别人怎么看她。

要是能让那个男人,觉得自己脾气不好,倒也不错。

此刻,坐在满地红酒中的王琳琳,听着旁边的议论声,双眼一红,就把自己旁边的红酒杯,猛地摔碎。

然后拿着一半的红酒碎片,朝着连翘就冲了过去。

“该死!!!”

她一边冲过去,一边手里举起手中的碎片,朝着连翘的腰间,就扎了过去。

啊!

旁边的人,都纷纷惊呼起来。

此刻,擎少宇豁然冲了上去。

擎东也立马转身要拉住王琳琳。

而连翘听到后面的声音,刚转过头来。

一抹血线,蓬勃而出。

洒在了她的眼前。

她顿时愣在那里。

此刻,一双滚烫的双手,抓住了连翘的双肩。。

她抬头看了看,那人却苍白着脸,看着她笑了笑。

身后惊呼一片。

“擎少!擎少!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连翘的手,一张开,满手的鲜血。

她低头看了看擎少宇的腰间,发现他白色的衬衫,早已被血浸湿。

刚才自己无意识的一抓,才留下了满手的鲜血。

此刻,身后疯狂的王琳琳,看到了鲜血,便已经呆滞在了那里,然后被保安,直接压在地上。

没一会儿,救护车就带着这个满脸苍白的男人离开了会馆。

而连翘四处找了找林浅笑,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心里也有些慌乱,于是,也跟着车子,去了医院。

一路上,擎少宇都满脸苍白的笑着。

连翘皱着眉看着他。

然后问道:“为什么?”

连翘问的为什么,是想问他,为什么要帮自己挡这么一下?

然而擎少宇却薄唇轻启:“没有为什么,只是当时想。”

连翘一听,便彻底说不出话来。

等到了医院,医生缝合好了伤口,连翘这才进了病房,坐在擎少宇旁边。

擎少宇用手摆了摆手,让身边的助理以及手下,都离开。

这才缓缓朝着连翘说道:“不必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只是些小伤,养养就好了。”

连翘咬了咬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上一世,加上这一世。

她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此刻的表现,有些格外的无措。

她很想直接告诉他,自己已经嫁了人,可是,貌似人家也没对自己说什么,这样说出来,岂不是显得自己自作多情。

连翘甩了甩头,说道:“那我先回去给做点吃的,送过来吧!”

这个时候,天已经傍晚了,连翘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决定回去做点补血的吃的,给他送过来。

擎少宇笑着点了点头。

等连翘离开之后,擎少宇这才眸色渐冷。

然后把助理叫了进来。

“三日内,我要知道擎东和连翘是怎么认识的!“

助理惊讶的看着擎少宇,“不会吧,擎少,擎东少爷不是一向对女人避而远之吗?”

擎少宇抿着薄唇,眼神幽深的看向远处,沉声说道:“最好如此!“

——

连翘出了医院。

一抬头,看到正在门口踱步的擎东。

她想了想,于是,没有说话,准备从他身后离开。

在她刚走了两步,擎东的声音传来:“怎么,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连翘看了看他,确定他是和自己在说话。

于是她转身走过去,缓缓说道:“不是说不认识我吗?而且,我们确实不是很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