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墨父听完以后,直接放下桦文凤,再次去了唐宁和墨霆的爱巢,当然,这一次,并非是唐宁一个人在家,安子皓正好来送《佞妃》最后的剧本。

   墨父见此,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免有些浮想联翩:“小霆不在家,就是这样安心养胎的?”

   唐宁站在门口显得有些莫名其妙,而安子皓,这才微微一笑,手持剧本轻轻摇晃:“我想伯父是误会了,我是为了公事而来,我和唐宁没有您想象的那种……私情。”

   墨父有些尴尬,这才对唐宁说道:“刚才对婆婆做了什么?”

   听此一问,唐宁就更云里雾里了:“爸,我实在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听不懂?”墨父说完,直接一个巴掌就挥了过来,虽然唐宁反应够快,并没有真正的呼中脸颊,可是下巴,却还是不免被重重的扫到,“墨霆曾经说过,自己的妻子,自己管束,既然这么目中无人,那么就别怪我这个长辈动手!”

   唐宁愣住,而安子皓很自然的迎了上来:“伯父,此举未免有些过分了?”

   “她划伤婆婆,让文凤满手鲜血的回家,难道又应该?”

   “我稍后会带文凤去验伤,这件事还没完。”

   说完,墨父转身疾步的离开,而唐宁则一脸阴沉的看着安子皓。

   “对那恶婆婆动手了?”

   早安少女居家室内吊带鲜花裙青涩笑容养眼写真

   “说呢?”唐宁反问。

   安子皓想了想,只能回答:“从来不是一个会依靠武力解决事情的人,所以,我不相信会真的动手,也就是说……”

   “她自己动的手。”唐宁接过安子皓的话来回答。

   “看来,又是一出大戏。既然她都找了老公撑腰了,那么是不是也应该……”

   安子皓的暗示,唐宁听出来了,但是,她并不想要这么做,毕竟是墨霆的亲生父母,她不想让墨霆背负任何的骂名:“我自己可以处理,当然,不要这么认为,这口气,我就这样忍了。”

   ……

   墨父说是要带着桦文凤去验伤,所以就十分轰动的验了一场,几乎惊动了大半个晟京的媒体。

   “墨父控诉儿媳唐宁罪行,带着老婆公然验伤!”

   “唐宁打伤婆婆,墨父大义灭亲,欲走法律途径。”

   “婆媳事件再生事端,唐宁伤人意欲何为?”

   如此一来,即便是唐宁不说,墨霆也能从新闻中看到早晨发生在凯悦帝景的精彩场景。

   所以,他第一时间赶回家中,见到唐宁的第一眼,便是检查她的浑身上下。

   “我没受伤。”唐宁笑道,见男人这样紧张,又于心不忍,“霆……”

   “什么都别说,我知道。”墨霆直接一句话,将唐宁已经放在喉边的话,全都堵了回去,“我什么都知道……”

   “这件事就这样冷处理,没必要理会,毕竟我什么都没做。”唐宁安抚墨霆,毕竟……墨父此举,已经算是在公然的挑衅墨霆的权威,他在娱乐圈叱咤风云这么多年,忽然冒出这样的一对父母,会让外界怎么看?怎么想?

   以后,他还怎么管理娱乐圈?

   可是,桦文凤这次有伤啊……

   如果不是她自己疯了,大概,所有人都会相信,她手臂上狰狞的划痕,是唐宁所为吧?

   墨霆什么话都没说,应该说,他这一点和唐宁尤其相似,不说话的时候,反而心底想法最多,甚至于,已经下了某种决定。

   这世上有他墨霆解决不了的事?

   答案是……没有!

   然而,这件事,还没有到墨霆出面解决的地步,因为,网络上,已经有人替唐宁率先发声:“桦文凤就是一个疯子,是我亲眼所见,她自己划伤了手臂,嫁祸给唐宁,大家难道忘记了,之前她出来捅唐宁刀子的事吗?”

   此评论一出,下面马上就有人开始跟风:“说看到了,拿出证据啊。”

   “桦文凤指控唐宁,不也没拿出证据吗?”

   “可是桦文凤再变态也不可能自己划伤自己吧?”

   “谁说得清楚呢?毕竟,她畜生不如的事情,都做过了。”

   下面有很多人询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出来爆料的人,却从此就消失了踪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也没有解释桦文凤那所谓的畜生不如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别人或许不懂那句话的意思,但是……

   桦文凤却不可能不懂。

   尤其是听到墨父念给她听的时候,她的眉头,忽然就拧在了一起,心底里重新衍生了一股恐慌。

   “这世界,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居然随便捏造事实,外面居然还有人信。”

   桦文凤拿着手机反复的看了好几次,心底其实很在意有人这样评论,但同时,她也很疑惑,这件事,应该无人知晓才对,为什么?

   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帖子下面,很多人都在跟风询问爆料的人,到底还藏着什么猛料,然而,那个人却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好几个小时以后,才又出现在帖子下面,可是,却留了一句,众人更加不明所以的话。

   “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看到这句话,桦文凤吓得立即丢了手机。

   “怎么了?”墨父立即询问桦文凤,“不要为这种小事生气。”

   桦文凤转身趴在病床上,此时此刻,脑海中,只有这么一句话,再来回的飘荡。

   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难道,那个人还没死,还在这个世上?

   这绝无可能!

   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搞鬼,她一定要查个一清二楚,当然,这样一来,这个爆料者的话,让唐宁的处境,再一次好了许多。

   反而是桦文凤的名声,对于晟京的人来说,简直是有了嫉妒厌恶的理由。

   “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找记者,儿子是娱乐圈的大佬,觉得他会让逞心如意?别做梦了,这样,只会伤害到我们自己而已。”

   这一点,桦文凤倒是深有体会!

   原本,碍眼的唐宁,是她最大的对付目标,但是此刻,背后的那个人出现了……

   那么唐宁,也就变得完全不值一提了。

   当然,她也从未真正的见识过唐宁的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