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果然,对方想要铲除自己这个不可计划的变数了,

若水转身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不过,才抬脚就被一道懒懒的男声给制止了,

“,回来。”

边梓萱也听见了,脚步一顿,但是还是没有回头,

脚步加快,走离了大厅,

若水咬咬牙,她还不能完全和边嘉俞对抗,至少现在还没有撕破脸,她对对方的目的还只是猜测。

转身,低头,道,

“是的,先生,”

边嘉俞身子往后靠,一只手搭在了后面的沙发背上,带着面具让人看不见他面具下面的脸,

静静的打量着站立在面前不远处的若水,

这个自己也算是看着长大的保镖,当年只是为了给边梓萱提供一个玩伴保姆类的保镖,省得自己费心思照顾,

林中仙女头戴花环白色纱裙气质温柔梦幻写真图片

现在看来,

不,或许是,之前她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一匹桀骜的烈马,

只是暂时的收敛了自己的锋芒,

感觉到对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离,若水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妈的,有点压抑,

“抬起头来,”

若水闻言,动作僵硬的抬起头,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憋屈的不行,

像当初……她风华正茂,回想她的峥嵘岁月,啧啧啧……

入目的脸庞虽然在压抑克制,但是还是看得出对方面皮之下僵硬的肌肉,

除此之外……

边嘉俞身子挪动了一下,

一双眼睛紧紧的锁定在若水身上就像嗜血的野兽在猎捕旗鼓相当的对手的过程中的无声的对持一样,

继续仔细的打量,

眉毛斜飞,倒不像女子的眉毛,反而有些像男子一样英气,眼睛的轮廓挺深,越发显的那一双黑眸深邃而沉稳,时而闪过的精光证明了她不是一个木讷寡言的,瘦高鼻,微薄的红唇紧抿,使得唇角的线条有些紧绷,也更加红艳……

边嘉俞的视线在若水的嘴巴上多逗留了一会,

当初他一直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对方的身上,充其量只知道他找的这个保镖长的比一般人好看一点,最深的印象也不过是能力出众,而且,有些不服管教……

边嘉俞皱了皱眉,不满其实很早就埋下了,

只是,真正让他下定决心铲除这个优秀的手下还是因为……

边嘉俞想到不久前的事情,突兀的冷哼了一声,手徒然的握紧,上面跳动的青筋预示着他的怒火和焦躁……

若水听见对方这突然来的一声,一抖,这是咋了,好好的叫啥子,鬼上身?——

这样想着,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若水感觉脖子颈后面有一阵凉风袭过,身上的鸡皮全抖起来了,

她这会可是在是室内,窗户也老高的,有风也吹不到她的脖子啊!

我擦嘞,真尼玛有灵异嘛!这不是真统的稍稍重口的宠甜文嘛!

“回去,今天晚上好好休息。”

边嘉俞对着若水一挥手,放行了,在若水转身的时候悠悠道,

若水闻言,脚步不停的回了房间,

边嘉俞在后面看的若水高挑纤细的身影没有一丝毫的逗留,又不禁冷哼了一声,

“就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让我……”

边嘉俞夹杂着寒意的声音在室内轻轻回响,

所有佣人对此都眼观鼻鼻观心的做着自己的雕像,不敢多言,生怕知道的多,死的快,

若水回去时更是一脸是莫名,总感觉对方巴不得她死,却有些束手束脚的对待她。

不过,她还是清楚一点的,下一次,城南郊区,应该算一场鸿门宴吧,啧啧,

——好期待哦!

早就不想活了,又不能消极怠工,对方这接下来的行为就是自己瞌睡送的枕头啊!

反正她已经保护边梓萱五年没有一点闪失,真的是一点闪失都没有!这五年里,对方的血小板一直都没有起到凝结的作用,木得一点伤口哦!

所以虽然她只保护了五年,但是原主看着她高质量的份上,应该会算她完成了心愿的——吧——

于是抱着在剩下的几天里混吃等死的若水,除了跟在女主身后,就屁事不做,

虽然她以前也是这样的,但是这回的态度明显要更悠然一点,俨然进入了养老的状态。

在一日,边嘉俞坐在后院里,看着静静站在边梓萱身后一动不动跟个永恒的雕像一样的若水,不由得皱眉,

他,怎么感觉对方似乎,格外的悠悠然?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已经向对方表露出了杀意,她怎么还能这么悠然呆在这里?

而且,似乎还有些……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边嘉俞单手扶额,想到这几日有时看见若水时,他没有错过对方看见他低头时眼里闪过的星点期待……

眉间折起浅浅的“川”字,他想不清楚若水这个态度到底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毕竟他不相信一个人活的好好的,会想着去死,如果生活的快活,谁会期待那未知的死亡?

“爸爸!”

边梓萱正在和若水说话聊天,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隐约意识到了边嘉俞对若水的态度,所以这几天带着若水各种hi,似乎想让她走的时候可以没有遗憾……

不过,若水却想说,只要乖乖待在家里,不要到处乱跑,不要让自己有危险,我就会很没有遗憾的离开。

但是,这话她可是万万说不出口,这里到处都是边嘉俞的人,如果被别人听到了,指不定边嘉俞怎么想,不让她死了咋整?

边梓萱一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带着银质面具的男人高大的身影,

惊喜的喊道,

下一刻,这个人就像一只白蝴蝶一样悠然的飘进了边嘉俞的怀里,

不过,过程中却不是真的飘过去的,路程有点长,中间还颠踉了一下,看得若水眼皮一跳,

自己的保底任务诶!——

身子在后面,若水的手差点条件反射的就伸出去了,不过在她把手伸出去之前,对方就被别人接过去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

边嘉俞的声音柔和,确实惯有的柔和,更多的给若水一种漫不经心之感,

“没关系,摔不倒的。”

边梓萱现在虽然已经成年,但在边嘉俞面前还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纯洁无垢,全身心的依赖对方……

这句话表面上听着是对边嘉俞的相信,但是若水却知道,因为自己从来不会让她摔倒。

“是么,”

边嘉俞摸着边梓萱依赖的头颅,眼睛却是落在了若水身上,准确来说是,她收回身边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