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妈妈回自己房间去了,青葙也到外间的软榻上歇着了。

安笙自己躺在床上,却忽然觉得难以入眠。

她在黑暗中慢慢地翻了个身,不知为何,又想到了陆铮那凛冽而精亮的目光。

暗暗叹息一声,安笙还是觉得,陆铮似乎认出她了。

可是,他并未打招呼,只看了自己一眼,便走了。

安笙有些想不通,后来渐渐觉得眼皮重了,便不再想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慢慢入眠后,永宁侯府偏门外头,有一道身影,纵身跳了几下,翻飞间,消失在了浓墨的夜色里。

陆铮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一路暗中跟随安笙主仆,直到见到她二人安回府后,才离开。

兴许,是觉得姑娘家夜里行路不安,才会一路暗中保护吧。

陆铮点点头,觉得自己这个理由非常充分,便不再想这件事,专心赶去跟陆文约定好的地方。

今夜抓到的暗探,身份有些特殊,他不能私自做主,明日还需知会太子,让太子定夺。

如何上报给皇上,确实需要考虑一下。

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

皇上忌惮陆家,有些功劳,陆家不能担。

……

次日早,安笙起身梳洗过后,用了些清粥,便去听雪堂请安了。

安笙到的时候,方氏刚用过早膳,红姨娘和顾安雅早一步到了,正坐在堂厅里陪方氏说话。

安笙进去后,见这几人气氛和乐,便暗暗失笑。

方氏到底也是惯会做戏的,暗地里都准备将红姨娘推出去顶罪了,表面上还一派如常。

红姨娘也不知是真不知道方氏的打算,还是故意做戏麻痹方氏,也是与寻常丝毫无异。

总之,这二人之间颇为融洽。

安笙行礼问了安,便“恭敬”地垂首候在一旁,再不多话。

方氏现今待安笙犹如空气一般,经常是看见了也做看不见,安笙不多话,她也懒得搭理安笙。

她以为这样的态度会叫安笙难过,殊不知,安笙简直乐不得。

又坐了片刻,方氏起身,带着大房众人去给老夫人徐氏请安。

永宁侯府别的规矩不行,这晨昏定省的“孝顺”规矩,却十分地讲究。

除了赶着上早朝的几位老爷不必日日到徐氏房里请安,其他人,没有特殊情况,都得老老实实地起早去请早安。

走到松鹤堂院外的时候,对面正走来另一拨人。

待走得近了,仔细一瞧,正是三房众人。

方氏的目光闪了闪,面上掠过一瞬的不自在,但很快,便又恢复如常。

敌不动我亦不动。

方氏心想,宋氏若没什么不对,自己不能轻举妄动。

可巧了,宋氏竟也与方氏一般想法。

故而,这二人迎头碰上,竟然也与寻常一样,寒暄了起来。

没说几句,二房的人也赶了过来。

沈氏见方氏和宋氏站在院门口客气寒暄,忙迎了上去。

“大嫂和三弟妹说什么呢,这么高兴,也说出来,叫我跟着高兴高兴。”沈氏巧笑嫣兮,眼中却暗含打量。

方氏和宋氏目光齐齐一闪,转过头来看向沈氏,皆说不过闲聊几句,没甚要紧。

沈氏见问不出什么,也没坚持,笑呵呵地往前走了。

沈氏一走,方氏和宋氏也忙带着人进了松鹤堂的院门。

倚翠站在廊檐下,远远地见到这么一群人一道走来,不由地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她便回过了神。

待方氏她们走近了,她赶紧福身一一请安,然后打起湘帘,请众人进去。

徐氏斜靠着大红金线莽纹引枕,见大家伙一道来请安了,笑得十分开怀。

年岁渐长,她越发喜欢这种儿孙绕膝,子孙贤孝的感觉。

众人一一请安过后,徐氏心情甚慰,将孩子们都招到自己身边来坐。

盼夏带着丫头们上了热茶和点心,便退了下去。

众人喝茶说话,其乐融融,叫徐氏好生宽慰。

正说着呢,盼夏忽然打帘进来,脸上带着几分喜气,走到徐氏面前,福身道:“老夫人,顾管家说,宫里来人了,是贵妃娘娘叫人给二小姐送赏来了。”

说罢,又朝安笙福了福身,道:“奴婢给二小姐贺喜。”

安笙愣了一瞬,忙摆摆手,叫盼夏别客气,脸上带着几分惶恐。

盼夏不以为意,含笑又福了下身子,转身面向徐氏,等候徐氏的吩咐。

徐氏身子直起些许,面上带着喜色,问道:“人到了么?”

盼夏答说:“还有一会儿呢,顾管家叫奴婢先来给老夫人送个信,好叫您有个准备。”

徐氏满意地点点头,笑着赞道:“他倒是懂事。”

说着,又顿了一下,目光转向方氏,夸了一句,“可见你平日料理得好。”

方氏被夸,按说应该高兴才是,可一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她就高兴不起来。

可徐氏面前,她也不好表现出来,便故作恭敬地低了低头,谦虚回道:“都是娘教的好。”

徐氏最爱居功,与其让她不疼不痒的夸自己几句,不若恭维了她,叫她高兴,这样更好。

果然,徐氏听了方氏的话,面上喜意更甚。

但是当着众多小辈的面,徐氏也不会表现得很明显,便淡淡地地点了点头,含笑应了方氏的恭维。

宫里来人送赏,徐氏自然不敢轻忽,忙叫人收拾花厅,备下香茶果品,自己则带着方氏和沈氏,还有安笙,去前头等着接赏了。

宋氏没有品级,这样的场合,自然轮不到她出席,从前一直是这样,大家渐渐也就都习惯了。

就连宋氏自己,也不过含含酸,并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可这一回,她却不甘心得厉害。

看着方氏以侯府女主人的身份去迎接贵客,她这心里,就恨得厉害,好像有什么堵着,那口气,出不来又咽不下去,难受得紧。

宋氏暗暗绞紧了手中的锦帕,眼含怨毒地盯着方氏的背影。

方氏似有所觉,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回过了头。

宋氏目光一闪,及时撤回了视线,带着自己房里的人,转身走了。

方氏回头来,正见到宋氏离去的背影,不由暗道自己多心。